涌现出来浓浓的沮丧和尴尬连忙推开苏锐

 “你想做什么?”苏锐死死盯着她问道,在酒精和美色的双重撩拨之下,他已经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他伸出一只手,抚上了苏炽烟的半边脸颊。
 
    这个动作,让后者不禁浑身一颤,然后目光更加灼热!
 
    “你说我想干什么?”苏炽烟并没有拒绝苏锐的动作,反而是挑衅的回了一句,任由对方的手缓缓下滑,捏住了衬衫的领口。
 
    “你都看了我的胸肌了,现在是不是该换我看看你的了?”
 
    两个人就像是两座即将喷发的活火山,随时都有爆发的趋势!
 
    “你想看,那就看,我还怕你看吗?”苏炽烟彻底要被引燃了。
 
    “好。”
 
    美人儿就坐在自己的身上,美妙的风景即将呈现在眼前,此时,苏锐捏住衬衫的双手不禁觉得有点颤抖。
 
    就在他准备发力,让苏炽烟的衬衫扣子再一次崩飞的时候,包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谁特么的那么没眼色?给我滚出去,别打扰老子办事!”
 
    苏锐在关键时刻被打断,想到自己忘了把包间的门从里面锁上,顿时有些懊恼,他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吼道!http://piaotian.net
 
 第673章 我愿做您的抬棺人
 
    第673章我愿做您的抬棺人
 
    苏耀国绝对不会想到,他和自己“儿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竟然会是这种情形!
 
    饶是这位老人峥嵘一生,也绝对无法想象的出,自己最喜欢的“孙女”竟然坐在最牵挂的“儿子”身上!
 
    两个人衣衫凌乱,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很明显是在做什么事情!
 
    做什么?
 
    这个只要是成年人都会明白!
 
    事实上,苏炽烟和苏锐的感情真的没到这个份上,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一是因为同病相怜,二是因为酒精的诱惑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俊男靓女,**,绝对是一点就着!
 
    扑面而来的浓重酒气,让苏耀国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他这一辈子,不知道见过多少阴谋诡计,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强力劲敌,从来都是步步为营,进退有据,但是今天遇到了这种事情,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苏耀国一直在暗中关注苏锐的成长,从小到大,对方的每一个关键的成长节点他都不曾错过。看似冷酷无情的把私生子远远抛开,让他去经历血雨腥风,让他去感受这个社会的残酷,但是,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苏耀国经常在无人的寂静夜晚,对着他抽屉中的相册深深叹息。
 
    那相册里只有寥寥的几张照片,一个女人,和一个少年。
 
    那个女人,名叫芮红云,而那个少年,则是叫苏锐。
 
    苏耀国知道,苏锐在八岁生日的时候,仅仅依靠着一把匕首,就完成了单人穿越亚马逊森林的壮举;
 
    他也知道,在苏锐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十二枚一等功勋章,受到国家一号首长的亲自接待;
 
    他更知道,五年多以前,苏锐含怒暴起,生生杀穿了五大世家,也就是在当时,他苏耀国下了命令,让赶来救援的部队和警察晚到了半个小时,至于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苏锐能够有足够时间完成他的复仇。
 
    事后,如果不是苏耀国表态,苏锐根本不可能获得“驱逐出境五年”的“待遇”,恐怕早就被五大世家合力阴死了!
 
    人一旦老了,总是容易感怀,苏耀国曾经在脑海里设想过很多次父子相见的场面,或许会有激烈的争执,或许会有控制不住的泪水,但是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场面!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苏炽烟毕竟是自己的孙女!
 
    自己的孙女,却坐在儿子的腿上,而儿子呢?反而是看也不看,大骂自己快点滚出去!
 
    苏无限看到老爷子愣在门口,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赶过来一看,顿时怒火中烧!
 
    “苏炽烟,苏锐,你知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苏无限怒吼道!
 
    得,不用说,眼前的场面完全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虽然苏锐是自己很欣赏的年轻人,虽然苏炽烟是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女,但是现在苏无限已经把苏锐当成了苏家的一员,那么苏锐就是苏炽烟名义上的叔叔!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拟制血亲!
 
    只要苏锐的名字上了苏家的户口簿,那么他和苏炽烟就万万不能结合!
 
    如果结合了会怎么办?
 
    那就是乱了纲理伦常!
 
    可惜的是,在现在超高浓度的酒精和超高浓度的激素一同上头的苏锐和苏炽烟的眼中,彼此根本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双方就是极具吸引力的异性,异性之间,总要做点性别不同的人该做的事情吧!
 
    “我说过,别来烦我!”
 
    “快点离开!”
 
    苏锐和苏炽烟正在兴头上,结果却被这样打断,这让二人很不爽。
 
    如果这服务员知趣的话,快点离开,那么两人还有可能再找回丢失的那一部分兴致。
 
    可是,接下来一秒后,苏锐顿时觉察到了不对劲,苏炽烟也愣住了。
 
    后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媚意顿时消失不见,涌现出来浓浓的沮丧和尴尬,连忙推开苏锐,从他的身上站了起来!
 
    真是的,明明爷爷和父亲让自己把和苏锐的见面地点告诉他们,结果自己偷偷发了短信之后就喝多了,这事情闹得,不是主动汇报地址等人来捉奸吗!
 
    二十好几年了,自己都还洁身自好没碰过男人,结果头一回兴起,想要和这个自己并不反感的男人尝尝约-炮的滋味,却被自己的爷爷和父亲撞见了!
 
    而且,这地址还是自己发短信告诉他们的!
 
    “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苏炽烟站在一旁,局促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