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苏锐的衬衫下摆从裤子中拽出来然后用力一撕

  他这个当儿子的今天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老人家,即便老虎已经老了,但是虎威却仍旧真实存在着!
 
    老人曾经担任过上百万军队的总指挥,要是连这么一个小姑娘都搞不定,恐怕也太不现实了些。
 
    …………
 
    而包厢内,苏炽烟已经和苏锐喝成了一团,也乱成了一团。
 
    这么多年来,苏炽烟从来没有对别人吐露过,自己对亲生父母是一种什么样的向往,今天面对苏锐,一股脑的把这种渴望全部都倒了出来,整个人也觉得轻松了很多。
 
    “把酒给我,把酒给我。”苏炽烟撑着苏锐的胸膛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想要去抢苏锐手中的一瓶白酒。
 
    “你已经喝了一斤多了,不能再喝了。”
 
    苏锐说起话来似乎也有点大舌头了,地上已经摆了四个空酒瓶,饶是他酒量再强,把这种五十多度的高度白酒灌下接近三斤,也是有点撑不住了!
 
    苏炽烟也是一样,但是却越喝越想喝,看样子她是铁了心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大醉一场了!
 
    “不行,你不能拦着我,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苏炽烟伸手要抢酒瓶,却没想到一个站立不稳,直接跌坐在了苏锐的身上。
 
    她的脸伏在苏锐的肩膀上,在后者的耳边吐气如兰。
 
    酒气和热气一起,打在苏锐的耳朵上,让后者不禁有种心猿意马的感觉。
 
    喝了那么多酒,被这样柔软而性感的身体压着,苏锐也不想把她推开,任由她这么压着,身体的某个部分渐渐的有了反应。
 
    “我头怎么有点晕呢。”
 
    苏炽烟竟二了吧唧的说了一句,她已经是极为的头重脚轻了,双手搂着苏锐的肩膀,胸前的山峰对他的胸膛形成了严重的挤压。
 
    同样的,酒气混合着男人的阳刚气息,让苏炽烟一时间竟也不想离开。
 
    所以,一男一女千万不要在一起单独喝酒,即便他们本身都是很正经的人,但是酒精也仍旧能够勾起他们内心的野兽。
 
    “你喝多了。”苏锐双手放在苏炽烟的腰上。
 
    “我还能再喝一瓶。”
 
    苏炽烟还想伸手拿酒瓶,却没想到苏锐把酒瓶放到一边,双手在苏炽烟的纤腰侧面轻按了几下。
 
    这是绝大部分人的敏感地带,苏炽烟也不例外,被苏锐这样一按,她浑身紧绷,尖叫了两声,然后笑个不停。
 
    苏锐的手也就不愿意停下来了,和美女打打闹闹总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你放开我,我要喝酒。”
 
    “我不放。”
 
    两个人一直持续着这种对话,期间掺杂着苏炽烟控制不住的笑声和尖叫。
 
    是的,完全控制不住,老是被这样按在腰间,简直要把人瘆死了!
 
    苏炽烟已经衣衫凌乱,白衬衫的下摆早就从牛仔裤中扯出来,光洁的小肚子暴露在空气中,甚至不知何时,她衬衫上方的口子也解开了两颗,饱满的山峰和深邃的沟壑在苏锐的眼前晃荡出一道又一道的弧线!
 
    终于,苏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全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了。
 
    苏炽烟顺着苏锐的眼光看到了自己的胸前,要是按照她以往的性格,肯定会抓紧把扣子扣好,免得走露春色,但是喝了酒之后,人的胆量和勇气会上升到连自己都觉得可怕的程度!
 
    苏炽烟不仅没有遮挡住胸前,反而是一抬头一挺胸,带着得意说道:“好看吗?”
 
    “好看。”
 
    苏锐点了点头,心中有一股火苗正在往上面蹿起来。
 
    尼玛,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对男人的杀伤力有多巨大吗?
 
    “你看过我的,现在不公平,我也要看看你的。”
 
    苏炽烟忽然想起来,自己曾经被苏锐撕掉衬衫的情形。
 
    “你要怎么看我的?”苏锐似笑非笑。0000
 
    “就这样看。”
 
    于是,苏炽烟骑在苏锐的身上,把苏锐的衬衫下摆从裤子中拽出来,然后用力一撕!
 
    五个扣子同样崩飞!
 
    曾经,苏锐对她做了同样的事情,现在苏炽烟终于找回场子了!
 
    苏锐被反撕,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尼玛,老子不是小受!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吸比较急促,呼吸比较急促,就说明心情比较激荡。
 
    苏锐笑眯眯的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别目不转睛的看了,好看么?”
 
    苏炽烟深呼吸了一下,转而盯着苏锐的眼睛:“还行。”
 
    苏锐似乎很不满意这个答案:“就只是还行吗?”
 
    “凑合吧,反正我也没见过别的男人的。”苏炽烟盯着苏锐的眼睛,说道:“我想喝酒。”
 
    这次的“想喝酒”和之前的“想喝酒”应该是两码事了。
 
    “想喝就喝。”苏锐感受到了苏炽烟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那种炽热,他把酒瓶拿过来,率先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
 
    “现在该我了。”
 
    苏炽烟接过酒瓶,也不介意苏锐的嘴巴刚刚碰过,毫不犹豫的一大口喝下去,简直太奔放了。
 
    喝完这一口,她直接把剩下的半瓶酒扔到了茶几上,继续转过脸来看着苏锐,只是眼神更加炽热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