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天回宁海你要不要搭顺风车苏炽烟问道

 追苏炽烟的人不少,但是从来没人见到过她谈恋爱,这洁身自好在犹如大染缸的娱乐圈里面可是着实太少见了,甚至,就连程博洋都一度要怀疑苏炽烟是个同性、爱好者了。
 
    “你们看那两人的亲密样子,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肩膀马上都要贴着肩膀了,就算不是在谈恋爱,也是在搞暧昧!”程博洋明显有点生气的说道。
 
    每个男人的占有欲都是极强的,每个男人都想让自己看上的女人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程博洋追了苏炽烟大约有三个月的工夫,一直就没有得手,此时看到对方这样,自然是要气个半死了。
 
    “博洋哥,那你看我们该怎么办呢?要不要跟他们打个招呼?”小助理出声问道。
 
    这助理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她嘴上虽然这样出谋划策,但是看着苏炽烟的目光之中却闪烁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敌意。
 
    没办法,女人之间都是互相嫉妒的,她虽然名义上是程博洋的小助理,但是实际上也是他偶尔兴起之后的床伴。
 
    “你说的不错,把车停他们旁边,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男人,能让苏炽烟小姐大半夜的不睡觉,陪着出来逛马路。”
 
    程博洋能够说出这种话来,说明他的自尊心是真的受伤了,毕竟他现在都快算得上博瑞娱乐的当家小生了,“屈尊”追求一个化妆师都不得,这样也太没面子了些。
 
    …………
 
    “这样的夜晚真的挺美好的。”苏炽烟看着首都夜空中偶尔难得一见的星星,大为感慨的说道。
 
    从小到大,她几乎没有能够吐露心扉的朋友,虽然和林傲雪的关系非常好,但是每年也很难见上几面。
 
    但是今天晚上就不一样了,和苏锐在一起聊天散步,让苏炽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都已经到了这个点儿,竟是一点困意也没有。
 
    “确实,身边有美女相伴,我也不觉得累。”苏锐现在回想起来,不禁觉得在包厢里和苏炽烟发生的那一切还挺戏剧性的。
 
    “我是美女,你可不是帅哥。”苏炽烟歪头看着苏锐,长发被夜风吹的飘起,这个无意间的动作让她也显得风情万种。
 
    “对了,我问问你。”两个人趴在桥的栏杆上,苏炽烟用胳膊捅了捅苏锐,八卦的说道:“你和林傲雪究竟发展到了哪一步?”
 
    一提到这个,苏锐的表情老大的不自在,他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道:“你觉得我们应该发展到了哪一步?”
 
    “你这种色狼,见我第一次都能做出那种事情,刚刚还差点……”苏炽烟啐了一口:“要说你和傲雪还是纯洁的友谊关系,打死我都不相信。”
 
    苏锐翻了翻白眼:“不相信你还问?吃飞醋了?”
 
    苏炽烟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不过她到真的不吃醋,对于苏锐,她始终是欣赏更多一些。
 
    “忘了告诉你,爷爷曾经让人详细的调查过林家。”苏炽烟压低了声音。
 
    虽然他们周围并没有别人,但苏大小姐还是本能的这样做。
 
    “为什么?”苏锐的眉头一挑。
 
    “你说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苏炽烟白了苏锐一眼,她却没有意识到,这个眼神显得颇有点**的味道。
 
    “我?”苏锐不禁哑然失笑。
 
    看来,老人真的是一直暗中关注着自己,尽管他并没有露面,但是这种关注和关心却是实实在在的。
 
    即便他不屑说出来,但是自己也能感受得到。
 
    “必康在首都建设新医药产业综合体,土地需要调整规划申请指标,单单土地方面的流程,就至少需要一年才能审批的下来,可是整个必康集团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把所有土地手续办齐了,你真的以为凭借秦冉龙的帮办,能把这手续那么迅速的办下来吗?”
 
    苏锐欲言又止,苏炽烟直接说道:“爷爷他亲自给国土资源部打了招呼。”
 
    听了这话,苏锐沉默了。
 
    这个国家能够劳烦他老人家亲自上阵的事情已经不多,没想到这点手续方面的小事竟会惊动到他。
 
    说到这儿,苏炽烟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沉重:“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你和爷爷在包厢里面说了什么,但我希望在他剩下的日子里,你可以多陪陪他,毕竟已经是八十好几了,即便你认为他犯了错,也得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吧?”
 
    苏锐无言。
 
    “而且,站在他的这个位置上,牵一发而动全身,许多动作不可能随心所欲,他看起来曾经权倾天下,但有太多的苦衷不足为外人道。”
 
    说到这儿,苏炽烟的脸上涌现出心疼的神色:“一把年纪了,还和一号首长商量着要在华夏推行改革,否则他死都不瞑目,真心不容易。”
 
    苏锐沉默良久,他之前对苏耀国老人多有抵触情绪,但现在看来,自己的这种抵触对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而言,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
 
    “真的要活着不相见,死后才抬棺吗?”苏锐在心中自问,他第一次产生了动摇。
 
    苏炽烟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苏锐,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是的,她今天晚上的主要目的就死来说服苏锐,和爷爷早日放下成见,父子相认,不然,大半夜的陪他压什么马路?还真以为自己是为了打探爷爷和父亲的口风吗?
 
    现在看来,苏炽烟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她不求今天晚上就能说服苏锐,毕竟这是一道二十年都没能解开的难题,谁也不能保证一时半会儿就能让所有的误会烟消云散。但是,苏炽烟要的是在苏锐的心中种下一颗种子,这种子会逐渐生根发芽,苏锐的心境随着这颗种子的长大,也会慢慢的发生变化。
 
    “我明天在家里休整一天,后天回宁海,你要不要搭顺风车?”苏炽烟问道。
 
    宁海的工作室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她一离开,相当于主心骨都没了。
 
    “那敢情好,美女相伴不寂寞。”苏锐脸上的笑容也舒展开来,并不像之前那般沉重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丰田埃尔法停在了他们的后面,车门打开,程博洋整了整衣领,走了出来。
 
    苏炽烟转
    还有,那下巴怎么可以这么尖!苏锐相信,这绝对是整容手术的结果!
 
    博洋?这名字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呢。
 
    苏锐皱了皱眉头,这才把那个最近在小女生圈子里爆红的人名和眼前的男人对上号。
 
    尼玛,个子那么矮,穿着内增高也顶多不到一米七,感觉比电视上的差远了。不知道为什么,军人出身的苏锐对于这种白里透红的所谓“小鲜肉”,真的是一点也不感冒。
 
    “我今晚接受一家媒体的专访,结束之后正好路过这里,没想到就碰到了炽烟你,真是太巧了。”
 
    苏炽烟微笑:“确实很巧。”
 
    看着苏炽烟这样淡淡的笑容,程博洋的心中不禁冒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他的眼神瞟了瞟苏锐,说道:“这位是谁?炽烟你也不介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