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忽然开口了我知道您准备在这两年对这个国

 此时此刻,近距离的看着这位已经风烛残年的老人,苏锐的心中并没有多少父子的情绪,有的只是淡淡的怅惘。
 
    抛开他利用自己的种种,苏锐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老人,而且,他真的已经到了暮年。
 
    良久的沉默过后,苏耀国开口说道:“你不愿意见我,我自然也不会逼你。你不愿意接受我的补偿,我自然也不会强加给你。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倒是很期待你能为我抬棺。”
 
    老人笑的云淡风轻,尽管峥嵘岁月早已看遍,但是对这个世界,他还是有着很多的留恋。
 
    “爸,您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您老人家的身体好着呢,再撑十几年没有问题。”苏无限赶忙说道。
 
    “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唯物主义者还信这些?”苏耀国说道:“我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状况,我还能不明白?”
 
    苏锐听着这话,心里也有点沉重。
 
    “抛开所谓的父子关系,我想,我也应该敬您一杯。”
 
    苏锐举起酒杯,二两白酒,一饮而尽。
 
    他不是喜欢置气的小孩子,在身世被公布之后,虽然有过诸多迷惘和愤怒,但此时已经烟消云散,他知道,有些东西是深深的烙印在骨子里,没法拒绝的。
 
    喝下这杯酒,他不禁觉得鼻子有股微微的酸意。
 
    看着苏锐喝酒的样子,苏耀国笑了,笑的前所未有的舒心,脸上的皱纹已经全部都舒展开来了。
 
    “我也抛开那些所谓的父子关系,敬你一杯。”
 
    苏耀国语出惊人,说罢,他竟兀自拿过酒杯,给自己斟满了!
 
    苏无限大惊,连忙阻拦:“爸,医生说过,您的身体可不能再喝酒了。”
 
    “今天,我难得那么高兴,你就不要拦着我了。”
 
    苏耀国哈哈一笑,举起酒杯:“我敬你。”
 
    “您这样,我可不敢当。”苏锐也想阻拦。
 
    “我敬你,是敬你在过往的那些年里为这个国家所做的一切,我一辈子都是个战士,我也最欣赏战士,作风过硬,敢打敢拼,这样才是军人本色。”
 
    说罢,老人家竟也一仰脖子,二两酒尽数下肚!
 
    这种在年轻人之中都很少见的喝法,放在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上,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凝视着老人的动作,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心弦被触动了一下,鼻腔里传来的酸意更加强烈了。
 
    有些东西,是你哪怕刻意去忽视也无法忽视掉的。
 
    “好酒。”
 
    老人喝了这么一大口,脸色有些潮红。
 
    “想当年,我们一堆老兄弟在一起……”
 
    苏耀国刚想说些什么,被苏无限苦笑着打断:“爸,您可又开始怀旧了。”
 
    “不说也罢,不说也罢。”苏耀国笑着摆了摆手,然后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眼中满是激赏,道:“后生可畏,无限,我们回吧。”
 
    苏无限知道,老人家的目的已经达成,苏锐的态度也让他基本满意,虽然说什么活着不来往,死后来抬棺,这不就是说明,他愿意为了老爷子来披麻戴孝么?
 
    看着苏家父子转身要离开,苏锐忽然开口了:“我知道您准备在这两年对这个国家动动手术刀,如果有能够用得着我的地方,请随时吩咐。”
明对您利用他的那几次还心存怨念呢。”苏无限笑道。
 
    “这不算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他的那点怨念早就没有了。”
 
    苏耀国笑道:“我问的是你对他的评价。”
 
    “评价他吗?这可有点复杂。”苏无限像是遇到了难题一般,犹豫了很长的时间,才说道:“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就是有些时候执拗了些。”
 
    “人如其名,锐意无限。”老人给苏锐下了四个字的评语。
 
    听到这四个字,苏无限的身体一震,眼中顿时涌现出的凝重的目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