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苏锐终归还是拒绝了家族伸向他的橄榄枝

 
    当然,这种时候的她还不忘把衬衫上方的两颗扣子给扣上,看来这酒还真是醒透了。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该是哪样?”苏无限的眉毛狠狠的拧在了一起,好心情被破坏殆尽。
 
    “是这样的。”苏锐站起身来,笑着解释道:“我们两个聊到了身世问题,多喝了点酒,然后就有些同病相怜了。”
 
    说着,他还不忘扣上衬衫的扣子,结果扣子全部被苏炽烟扯断崩飞,一个都不剩了。
 
    没有人发现,在看到苏锐扣扣子的动作之时,苏耀国老人的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苏无限听到“身世问题”四个字,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几个空酒瓶,眼中的愤怒竟然开始逐渐退散。
 
    “炽烟,你先回去,关于你身世的问题,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也难为你了。”苏无限说着,眼神有些复杂。
 
    即便是养了那么大的女儿,终究还是对亲生父母心心念念。
 
    “好。”
 
    苏炽烟点了点头,连忙退出去,她没想到苏锐寥寥几句解释的话就说到了重点,给自己解了围。
 
    不过,她也知道,这句解释的话肯定会伤了父亲的心,至于到底该怎么办,也只有等事后再说了。
 
    关上包厢的门,苏炽烟来到洗手池旁,用凉水使劲的往脸上拍着,似乎这样才能够使自己清醒一些。
 
    “服务员,给我一盒纯牛奶。”
 
    苏炽烟一边洗脸一边说道。
 
    一盒牛奶下了肚子,胃部那火烧火燎的感觉明显消解了许多。苏炽烟看着镜子中满面通红的自己,想着刚才的举动,不禁觉得很难相信。
 
    自己和苏锐的关系根本没深厚到那种程度,充其量就是不算反感而已,怎么就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呢?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的话,苏炽烟相信自己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可是,无论她现在怎么想,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被爷爷和父亲撞见,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还有,以后看来是没有办法面对苏锐了。
 
    想到这一点,苏炽烟的眼前居然莫名的浮现出自己撕开苏锐衬衫的样子,脸上的红晕再添一分。
 
    “要死了,要死了。”苏炽烟连忙快步离开。
 
    今夜,对于这位苏家大小姐而言,注定是极为特殊的一个里程碑!
 
    …………
 
    等到苏炽烟离开,苏锐深深的看了看老人,说道:“如果您不嫌这里的味道难闻的话,那就请坐吧。”
 
    苏耀国老人听了这句话,略微有点诧异,他倒是没想到,苏锐居然一开始就表现的很友好。按照这个刺头的性格,不是该一上来就疾风骤雨的么?
 
    不知为何,苏锐越是平静,越是客气,苏耀国的心里越是没有底。
 
    这个世界上,已经极少有人极少有事能让老人没有把握,但是苏锐绝对是其中之一。
 
    “我以为你会骂我,会恨我,会对我很抵触。”苏耀国老人坐下,苏无限仍旧站在一旁。
 
    “我为什么要骂您?”苏锐微笑着说道:“您是我儿时的偶像,历史教科书上全部都是您的事迹,我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是这些书倒是看了不少。”
 
    听到苏锐说自己没上过几天学,老人的眼中不禁涌现出一丝歉意。
 
    “很抱歉。”苏耀国说道。
 
    听了这句话,苏无限的眉毛扬了扬,眼中闪现出一抹凝重和讶异。
 
    老人戎马一生,性格强硬,极少犯错,犯错了也极少道歉,但是,像这么一开口就说抱歉的事情,还真是从来没见到过。
 
    苏无限在心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都说老人疼孙子,都是往命里疼,看眼前的情况,老爷子疼这私生子的程度要远远高于那几个孙子了。
 
    “您没有任何必要对我说抱歉。”苏锐虽然用着敬语,但这敬语听起来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说着,他拆了一瓶酒,兀自喝了一口。
 
    “这么多年来,我并没有尽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苏耀国说道,看着苏锐喝酒的样子,他轻轻的叹了一句。
 
    “别这样说。”苏锐看着苏耀国的眼睛:“我并不是不懂事理的人,您的意思我也明白,事实上,我在之前这些年活的挺好,没有您在过去二十几年的培养,我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本领,没有您在五年前的出手相助,我恐怕早就被枪毙了。”
 
    “所以,”停顿了一下,苏锐继续说道:“您不欠我一声抱歉,我却欠您一句谢谢。”
 
    听了这句话,苏耀国没有吭声,而苏无限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则是落了地。
 
    看起来,苏锐并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老爷子看似把这个私生子丢在外面,任其自生自灭,但实际上还是做了很多事情,虽然有些时候不过是三言两语,但却能够帮上苏锐的大忙。
 
    “我确实亏欠你很多东西,我想做出补偿,只要你开口,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做到。”
 
    苏耀国似乎有点急切。
 
    苏无限在心里长吁短叹,他从来没见到过老爷子如此失态,他的这种表现,足以说明苏锐在其心里的地位是怎样的重要。
 
    “我不需要您的补偿。”
 
    苏锐能明白老人的意思,但是明白归明白,接受不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人,对方头发全白,满脸皱纹,曾经那个笑傲沙场的青年将军已经完全湮灭在了时光的尘埃里。
 
    想到这儿,苏锐的心中涌出一丝不忍。
 
    “我只想说一句话。”
 
    苏锐喝了一大口酒,眼神却越发的清醒:“您好好的活着,我们不需要再见面。”
 
    听了这句话,苏无限差点怒了,而苏耀国的眼中则是闪过深深的无力之感!
 
    终究,还是拒绝了。
 
    “但是……”紧接着,苏锐又补充了一句:“您要是死了,我愿做您的抬棺人。”http://piaotian.net
 
 第674章 人如其名,锐意无限
 
    你活着,我们永不相了脸上,他知道,苏锐终归还是拒绝了“家族”伸向他的橄榄枝!
 
    在苏无限看来,苏家的男儿自然都应该是有骨气的有气节的,但是,此时苏锐的这种气节,却让他不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而苏耀国老人的手指在空气中轻轻的抖动了两下,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欣慰。
 
    对于苏锐而言,这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程度选择了。
 
    他并没有去否认自己和苏耀国老人之间的父子关系,也没有想着要做什么dna鉴定来证明这一切,因为他知道,这个老人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就说明这种关系是真实存在着的。
 
    独行了二十好几年,突然冒出来一位父亲,突然冒出来一大家子亲戚,这种感觉真的很怪异。